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九五至尊论坛资料 >

九五至尊论坛资料

年轻人借钱也要去月子中心了?

发布时间:2021-09-06

  科学坐月子观念的兴起,解锁了新式坐月子方式,原来坐月子也能有“月子自由”。不用大夏天的从头到脚的“捂”,不用左一个鸡蛋又一碗鸡汤的“补”,不用憋着二十多天不洗澡不洗头,月子也能在舒舒服服、美美中度过。

  特别是受过高等教育的80、90后,不仅主张科学育儿,更注重自己产后恢复,这群产后妈妈们纷纷摒弃原有老旧的“坐月子”,可又为了能减少新旧观念碰撞产生的家庭矛盾,去月子中心自然成了她们的必选项。

  这也直接促成了如今月子中心的火爆,根据央视财经报道的消息,宝妈们想要预定,短则三个月,最长则需要提前半年,某月子中心在一线%。

  艾煤数据显示,2013年中国大陆成规模的月子中心仅仅550家,但到2021年,数量预计达4578家,月子中心成显著增长趋势。

  显然,产后妈妈们的“避风港”,月子中心演变成了另一个新的风口。但主打着拥有专业团队、量身定做营养餐、帮助产后迅速恢复的月子中心真的靠谱吗?动则几万甚至是十几万的价格真的值得吗?

  年轻的男子李某在家门口走廊来来回回不停的走,步子有些踉跄,眼睛红肿呆滞,头发乱糟糟随意的蓬着,身上散发着些许的酒味,一边哭泣一边念念有词,与平时在科研单位上班的精致状态截然不同。

  引发他崩溃的则是,短短几个小时,妻子苏女士和刚5个月大的二胎女儿与其阴阳相隔。

  监控显示,事发当日凌晨5点,李某的妻子苏女士抱着小女儿离开了家门,从家门口的电梯直下到地下室,再穿过昏暗的地下室过道,乘电梯上了另一栋的楼顶。

  天台边上的护栏超过1.5米高,可见当时抱着十多斤宝宝的苏女士,是需要费一番功夫才能爬上。站上那么高的地方,正常人都会恐惧、腿脚哆嗦,可她那么决绝、没有一丝犹豫的一跃而下,可想而知想死的心是多么的坚定。

  而在跳楼的前一小时,如今正哭诉的丈夫李某刚结束一天的工作回家,显然他没有发现妻子的异常或者说对妻子表现出的不正常并不关心。

  因为事后在其嘴里一直挂念的都是女儿,还有一丝丝对死去妻子的抱怨,而为其生儿育女、共同担起家庭责任的妻子却不配拥有一滴眼泪,甚至连提起都懒得。

  丈夫本应是妻子在最脆弱时候的港湾和依靠,事件中的李某显然算不上一个合格的丈夫。

  而从亲友口中得知,苏女士今年37岁,属海归博士,与丈夫及家中老人一起生活,有着令人艳羡的工作和家庭。

  曾过五关斩六将成为人群中的佼佼者,www.09121.com,熬过了十月怀胎的艰辛,忍过了生产时的十级阵痛,逃过了羊水栓塞,却在产后抑郁上丢了生命。

  这些产后抑郁的背后都有着一个一个无比悲伤的故事,选择如此决绝的方式,连死都不害怕,但却害怕生,这是多么的可悲。

  根据去年国内精神病学领域的权威著作《沈渔邨精神病学》(第六版)中的数据显示,在分娩第一周,50%—75%的女性会出现轻度抑郁症状,有10%到15%的产妇会患上产后抑郁障碍,需药物治疗。

  足以可见,分娩后坐月子阶段,大部分产后妈妈们都会出现情绪不稳的精神状况,但若是再叠加最为信赖的丈夫的不理解、经验十足的老人说教不断,当所有的鸡毛琐事化为心酸委屈时,足以把最为脆弱的月子妈妈们推向黑暗的深渊。

  产后妈妈们本该温柔以待,坐月子本该是帮助她们身心恢复如初,却承受了太多生命不可承受之重。

  有网友说,还好有月子中心,能从焦头烂额和泥潭中脱身出来,既能心情舒畅的度过产后焦虑期,又能避免暗潮汹涌的家庭大战。

  的确,月子中心的出现迎合着产后妈妈们的胃口,把大部分鸡毛蒜皮阻挡在了门外。

  根据艾媒咨询2021年月子中心市场用户调研结果显示,在月子中心坐过月子的消费者中,有97.5%的人表示如果未来再次生育的话,会依旧选择月子中心来度过月子期。

  “螳螂财经”发现,月子中心正演变成另一种港湾,保护和安抚着女孩一生中最为脆弱的阶段。

  风气之上,年轻妈妈们蜂拥而入,转眼间,小众圈子里的买卖变成了普通大众的刚需。

  可值得疑问的是,进入月子中心妈妈们就一定能安安稳稳、舒舒服服的有一个美好的月子生活吗?主打着“有爱”、“呵护”、www.766866.com“专业”等等旗帜的月子中心就一定能“遮风挡雨”吗?

  这是谢先生的妻子甜甜给他发的最后一条语音,前几秒,还收到了妻子发来的微信、支付宝大额转账。

  整个大脑一片空白,预感告诉他妻子可能要出事了,颤抖的双手好不容易拨通了妻子的电话,等来的却不是妻子亲昵的回应,接电话的是月嫂,只说甜甜不在。

  此时的谢先生心里一沉,更加的慌张和害怕,心里在不断祈祷,希望只是妻子开的一个玩笑。可就在谢先生和家人火速赶到月子中心时,一切都迟了。

  那么高的楼层跳下来,躺在冰冷地面的甜甜已被拉上救护车,但人还没到医院就走了。

  然而就在当日的凌晨一点零六分,甜甜曾给谢先生发送微信,“东东,我觉得我得去医院检查一下,这边人感觉越来越敷衍。”

  不久后的凌晨两点零四分,甜甜再次发送微信,“原来涨奶真不容易,这一关我得自己咬牙过,她们只能安慰安慰我,我没发烧就没事。”

  显然,因宝宝吃不上奶,甜甜已变得非常焦急,凌晨本该休息的她还在不停向丈夫诉说。

  就在当天的上午10点多,谢先生还去医院陪妻子说了说话,当时她对宝宝有说有笑,轻柔的握着宝宝的小手。

  其实在事发的前一天,甜甜曾提议想回家,“依然没有什么效果,还是没有奶水,甜甜比较着急,提出想回家。”

  但月子中心的人显然没有那么通情达理,在谢先生看来还有恐吓的行为,“她对我老婆说你就是去医院也看不好,只能在我这里才能好,让甜甜住够10天再回家。甜甜就特别害怕,思想上很有压力”。

  “我现在都后悔死了,干嘛要母乳喂养啊,孩子吃奶粉也可以啊。”失去妻子的谢先生不断捶打自己,后悔、自责让妻子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刚刚升为三口之家的小家庭,本应该沉浸在幸福喜悦之中,现在因妻子的突然离开,变得格外的寒冷和凄凉。

  其实在甜甜生完宝宝后,吃奶一直是个问题,作为新手妈妈担心宝宝吃不到奶,会显得格外着急,之前请过两个催乳师,可效果不大。

  后来想到月子中心较为专业、条件好,专业的催乳师可以帮助她能顺利的进行母乳喂养,宝宝也能在月嫂的照顾下适应新环境,但没想到高度信赖的月子中心却如此不专业和敷衍。

  仅仅入住月子中心才三天,幸福的小窝就没了女主人,刚出生十多天的宝宝就没有了妈妈。

  可甜甜事件并不是个例,随着市场疯长,野蛮发育之下的赛道,必然会暴露出重重问题,月子餐卫生不达标、工作人员资质存疑、婴儿感染轮状病毒、虚假宣传、隐形消费等等,行业乱象丛生,而监管的机制的不健全,消费者投诉无门,更加让各玩家肆无忌惮。

  根据2017年到2020年3月一线城市深圳来看,其中的月子中心服务和合同问题占据了投诉的大部分比例。

  但现在的月子中心俨然变成了一种潮流,年轻产后妈妈们本着快速瘦身、产后恢复、科学育儿、杜绝家庭矛盾等各式各样的原因,纷纷转身其中。

  不可否认,月子中心的确为部分产后妈妈们缓解了产后的焦虑和狼狈不堪,帮助新妈妈们阻挡了大部分生活的委屈和不满,但行业肆意滋长的同时,也难免会出现所谓的“坑”,唯利至上是生意人不变的准则。

  今年5月,国家放开三孩生育政策,这意味着母婴市场又将迎来一波红利期,作为月子中心这一周边产品必将也会出现新一轮上涨机遇。

  月子中心的头号玩家爱帝宫,算是玩家中的“强者”,作为港股唯一上市的月子中心,长期盈利是其独有的演奏曲。今年3月,爱帝宫发布业绩公告,截至2020年12月31日,公司实现利润8060万元人民币。同时2018年到2020年,三个财年利润总额达到了2.1亿元人民币,超额完成了三年净利总额1.97亿人民币的业绩承诺。

  另加三孩政策发布,资本市场情绪迅速高涨,爱帝宫的股票一路飙升,政策发布后三天暴涨超45%,创下了三天超4亿港元的天量成交。

  已玩转市场打法的爱帝宫一路奔波向前,主攻高端品牌,服务深圳、北京、成都等一线月,在中金、中信、国元、开源等公司联合召开的电线年间将达到新增房间数纯内增年复合增长率50%,即房间数达到3500间,入住城市市占率达20%。

  而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数据,按2018年营业收入计算,爱帝宫在中国内地月子中心市占率仅为4.3%,但已处行业第一的位置。在其主打阵地也是行业最优的市场的深圳,市占率达到了31%。

  且从如今不断扩容的赛道来看,前瞻产业研究院发布的《2018-2023年中国月子中心行业市场需求与投资规划分析报告》测算,到2022年内地月子中心的市场规模将达350亿元。但现在的月子中心市占率极低,即使是第一梯队的玩家,市占率却不足5%,市场还有很大的空白待玩家们去开发,这也意味着该赛道有着巨大的想象力。

  然而就是如此黄金的赛道,能够赚到热钱的仍寥寥无几。从新三板挂牌的月子中心企业来看,据财报数据,喜喜母婴和大美股份连续亏损多年,喜之家和福座母婴已经从新三板摘牌。

  深究爱帝宫的定位,主要在于高端市场,平均客单价在10万以上,根据艾媒数据显示,去月子中心有36.86%的人希望费用不超过1万元,其次有 31.06%的人接受费用在1—3万元,仅有小部分愿意花费3万以上的费用。

  从这一维度来看,虽有庞大的市场作支撑,可市场意愿来看,专做高端市场的爱帝宫不一定能吃得到这部分红利。即使今年1月,爱帝宫正式签约深圳侨城坊新店,首次启用公寓式物业,意图转向轻资产,下探普通月子服务,但仍难逃一线大城市的魔咒,对于二三线下沉市场,爱帝宫仍很难触达。

  且如今的下沉市场,早已有本土中小型玩家占据,另加专业医院从生产到产后修复“一条龙”服务,不具备此项功能且价格昂贵的月子中心并不在有此倾向妈妈们的选项之内。

  另一方面,市场膨胀后的月子市场鱼龙混杂、问题频出,消费者对月子中心的信任大打折扣。然而月子中心在市场监督部门注册登记就能开门营业,但涉及餐饮、卫生、住宿、康复等等多项服务项目,且出现问题并没有一个明确的监管部门统一进行约束监督,这也更加助长了行业的野蛮风气。

  无论是第一梯队的爱帝宫、ST喜喜、大美股份,还是后面不断涌现出的后浪玩家,行业频频暴露出的问题,或都将成为后期发展的拦路虎阻挡企业的前行。

  可见,还处早期的月子中心,在不知所措中被推向了舞台正中央,获得了意料之外的惊喜,但处在聚光灯下必然也将得到更多的考验,企业该做的不是野蛮抵抗和逃避,而是在批评之中不断修正自己的舞步,呈现更好的舞姿。

  毕竟,市场给予的行业机会往往只有一次,只有恰当的把握好才能发展得更为长久。

  1、《海归女博士抱二胎宝宝跳楼自杀后,全社会都在为真凶开脱》—王耳朵先生

  2、《29岁妈妈入住月子中心3天却跳楼身亡,疑似曾被中心的人恐吓过......》—河南通

  3、《花费几万到几十万,预订还得等半年!月子中心为啥这么火?》—潇湘晨报